【新聞速遞】  劉茁  洛杉磯報導

美國聯邦最高法院6月24日以5比4的投票結果,推翻羅訴韋德案(Roe v. Wade),認為聯邦憲法不確保墮胎權利。消息一出,激起千層浪,美國保守派與自由派人士紛紛發聲,美國總統拜登就此講話,呼籲選舉支持墮胎的議員。加上23日,高院推翻紐約長達100多年的限制隱蔽持槍的法案,所以在這場角力中,保守派大獲全勝了嗎?但是據記者觀察,在中期選舉的關健時期,被高通膨與高油價打得焦頭爛額的拜登與民主黨,或許藉機轉移了注意力,又一次可以躺贏了。

目前美國高院法官組成是6比3,保守派佔絕對多數。在這個節骨眼上,高院一舉將兩大爭議不休的議題(墮胎、槍支)給定了音,將人們聚集在油價與通膨上的焦點瞬間轉移。

首先來看,這個羅訴韋德案(Roe v. Wade),現在高院作出這一決定,到底是根據什麼?美國憲法並沒有專門針對保障婦女有隨胎權的條款。 1973羅訴韋德案裁決中,法院認為墮胎受憲法隱私權的保護。現在高院推翻1973年裁決,認為羅案從一開始就是極其錯誤的,其理由非常弱,其決定有著損壞性結果。羅案遠遠沒有解決全國范圍的墮胎問題,反而加劇爭論、加深分裂。

雖然此次高院的裁決又將墮胎問題打回了1973年前的狀態,將禁止墮胎與否的權利,交回各州自主決定。法制國家,除了有健全的法律以外,法院的判例也是一個重要因素。高院選擇此時推翻了數十年前的重要判例,著實令人費解。因為支持墮胎的州依舊支持,反對的州依舊反對;高院釋放的信息實際意義並不大,反而令支持墮胎的勢力更加反彈。

分析人士認為,此舉在政治上,並不能夠為共和黨與保守運動加分。一是“支持生命與支持墮胎?”是美國長期爭取不休的基礎議題,這一問題,如同槍支管制一樣,在美國並沒有民意共識,在這種時候,出此決策,肯定會令社會更加分裂。二是今年中期選舉,共和黨有望奪回國會兩院中的一院,主要是因為對於民主黨治下的美國高物價高通膨民怨沸騰。高院一下子將注意力轉移,共和黨就失去了原本可以有的優勢。如果共和黨集中攻擊民主黨的經濟政策,本來可以吸引一大批選民。而民主黨本來就積極爭取女性選民,這一裁決無疑又將一些女性選民推向了民主黨。

拜登總統當天就此發表措辭嚴厲的講話,特別點名抨擊前總統特朗普任命的三位法官,指出他們對今天的裁決起了決定作用,並呼籲和平示威。

拜登還呼籲大家在今年秋天,出來投票,選舉支持墮胎的眾議員與參議員,在地方選舉中也要選出更多會保護這種權力利的州領導人。

拜登的這一聰明的講話,其實是凸顯了立法的重要性。美國雖然是三權分立,相互制衡,但是行政與立法作用力更大,如果控制了議會,當然可以再立新法。法院畢竟只擁有解釋法律的權力。

目前,除了民主黨政權各級官員及眾多媒體一時之間齊齊發表政論,反對高院這一裁決之外,另一方面一些大企業也站出來發表意見,支持墮胎。原本墮胎,並不是中間選民關注的問題,但這是一頂支持婦女權利的大帽子,這樣一來,保守派又被逼成守勢了。

時移勢易,到底是誰還生活在真空中?未來局勢如何發展,我們估且拭目以待。

定案!高院為紐約州隱蔽持槍許可開綠燈

Leave a Reply